?
您好 ,歡迎您來到邯鄲之窗! 

瘋狂追星不計成本也不要底線 “養成”偶像,養成陋習一大堆

來源:齊魯晚報編輯:保存2021-09-01 22:58:35
分享:

  一路回溯“飯圈”的演變能夠看到,十幾年間,明星與粉絲的捆綁越來越緊密,粉絲與金錢、流量等利益的捆綁也越來越密切,以致今日“飯圈”文化大行其道,甚至是畸形病態、猖狂無度、荼毒輿論。身處其中的明星們,有人被“綁架”,有人膨脹墮落,也有人努力掙脫、保持警醒。眼下,整治“飯圈”亂象的“清朗行動”將一記記重拳錘出,引發了娛樂圈的“大地震”,以期帶來激濁揚清、撥亂反正的正面效應。明星恪守藝德,粉絲理智追星,健康的關系和適度的距離才能讓娛樂圈以良性面貌運轉下去。

  齊魯晚報·齊魯壹點

  記者 劉雨涵

  “流量”走向無序瘋狂

  “飯圈”何至于發展至如此泛濫的地步?對這個問題尋根溯源,2005年的《超級女聲》可以視作國內“飯圈”文化誕生的起點。在“超女”引發的全民追星熱潮之下,“粉絲”一詞流行開來,并且形成了“玉米”“筆迷”“涼粉”等不同的粉絲團體。當時設置的短信投票環節,也成為后續選秀節目設置打投等方式的初始模板。雖然短信投票在此后的選秀節目中被叫停,但是粉絲追星所帶來的巨大經濟效益,第一次被外界所看見。

  一旦種子被埋下,就會有人等待著灌溉、施肥、催熟和收割了。時間快進到2014年,此時相距2005屆“超女”過去了近10年,“飯圈”迎來了第一次真正的大爆發。那一年,新浪微博正式更名為“微博”,成為移動互聯網大潮的浪尖。古裝劇《古劍奇譚》熱播,讓主演李易峰變為炙手可熱的紅人。鹿晗從韓國偶像男團EXO出走,回歸國內發展。少年偶像團體TFBOYS成軍一年,正在冉冉上升。此后,又有吳亦凡、楊洋入局,形成了“四大三小”的“初代頂流”局面。自此,“流量”逐漸超越了獎項、收視率、專輯量等指標,成為了衡量明星熱度的標尺和粉絲追星的方向。

  2015年9月,鹿晗于2012年轉發自“曼徹斯特聯隊球迷俱樂部”的一條微博獲得了超過1億條的評論,刷新了“微博上最多評論的博文”的吉尼斯世界紀錄。2018年,蔡徐坤的一條新歌宣傳微博轉發量過億,后被查出是“輪博”App星援的數據假象。2019年,周杰倫粉絲與蔡徐坤粉絲為偶像的微博超話排名而battle,讓“飯圈”打榜的話題浮出水面。短短幾年的時間,各種榜單、排名層出不窮,追星的粉絲們自發地成為了“數據工人”,為偶像日夜做數據,讓娛樂圈的“流量為王”逐漸走向了簡單粗暴和無序瘋狂。

  除了流量效應,在商業利益的誘導之下,粉絲“氪金”追星的風氣也愈演愈烈,其源頭同樣可以追溯至2014年。那一年,參照日本偶像團體養成模式的SNH48舉辦了第一屆總選舉。雖然SNH48的粉絲團體在國內“飯圈”之中屬于小眾,但是其追星模式卻在日后被仿效推廣。SNH48成員的排名仰賴粉絲的財力投入,35元一張的選票,有狂熱粉絲會為喜歡的成員一次性購買6000多張。運營方也會按照消費金額劃分粉絲等級,在官方舉行的活動上獲得不同待遇。逐漸地,粉絲追星不僅要投入真情實感,更要投入真金白銀,否則會被視為“屏幕飯”。

  由此還引發了“壕”氣追星的攀比風氣。有粉絲為華晨宇送上豪華超跑,有粉絲以張藝興的名字為小行星命名。有粉絲在王俊凱17歲生日時承包下一架私人飛機環城飛行,只因為王俊凱說過想要一雙翅膀。王源15歲生日時,有粉絲在紐約時代廣場的LED大屏投放其個人形象宣傳片。易烊千璽的粉絲不僅為其承包私人飛機,更是與旅行社合作,為自己的偶像定制了環游世界的機票,并且終身有效。

  無論是流量效應還是變現能力,明星的價值都越來越有賴于粉絲的投入和買單,雙方被捆綁成了利益共同體。明星在粉絲鋪就的坦途上“走花路”,而粉絲也通過高聲量和高投入,在互聯網的大環境中獲得了越來越多的話語權和影響力,讓“飯圈”成為一股不可小覷的勢力。

  粉絲“綁架”偶像

  愈來愈瘋狂的追星行為,讓外界覺得“飯圈”魔怔了。2016年,鹿晗在上海外灘與郵筒的一張簡單合影,引發了粉絲們的瘋狂“朝拜”。他們甘愿在郵箱旁排起300多米的長隊,等候到凌晨3點,只為拍出一張和偶像同款pose的照片。外界對其冠以“腦殘粉”的稱號,而身在其中的粉絲們卻甘之如飴。

  比起“腦殘粉”,“私生飯”是更可怕的一種粉絲群體。他們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欲,對明星實行跟蹤、偷窺、偷拍、竊聽等極端行為。張若昀曾發文痛斥自己遭遇“私生飯”的苦惱:家人深夜總是被騷擾電話吵醒,住宅被人蹲守,半夜一點被人敲家門,最終不得不光速搬家。王俊凱在最關鍵的藝考時刻,被“私生飯”圍堵,最后不得不跳窗戶離開考場。他還曾遭遇過“私生飯”瘋狂的追車圍堵,險些發生車禍。

  如果說“私生飯”的行為是對偶像的一種全方位監視,那么有更多的粉絲則是通過輿論壓力來對偶像進行精神上的監視。以前,經紀公司對明星的事業發展把握絕對話語權,明星遭受經紀公司“雪藏”的事件時有發生。而在互聯網的流量時代,粉絲們通過數據和“氪金”消費,主宰著明星的“生殺大權”。

  2019年,粉絲因不滿楊冪接拍其所屬公司嘉行的劇,而在線上和線下發起了一起大規模的抵制活動。他們將微博頭像統一換成了黑底綠字的“抵制,嘉行倒閉”圖樣,并跑到楊冪的微博下集體留言:“你還想當人民的女演員嗎?”粉絲還直接沖到線下手舉標語示威。最終,這場鬧劇以楊冪確認不會參演劇而得以平息。原本已經接下《三十而已》中顧佳一角的佟麗婭,也是因為粉絲不滿角色人設和被壓番而發起集體抵制,佟麗婭在重壓之下以檔期沖突為由而辭演。后來《三十而已》成為2020年的爆款劇,出演顧佳的童謠也獲得白玉蘭最佳女主角迎來事業新高峰。

  粉絲對明星進行“愛的供養”,但并不是不圖回報??此品劢z是在為明星的事業兢兢業業地圖謀規劃,實則是一種控制和“綁架”,讓偶像按照自己的主觀意圖來行動,從而獲得一種權力感的滿足。

  保持距離方能長遠

  造謠攻擊、網絡暴力、互相拉踩、挑動對立、干擾輿論……粉絲非理智追星的行為積累成一片片“雪花”,最終讓整個“飯圈”發生“雪崩”。一小撮“飯圈”粉絲的不良行為,使得整個互聯網環境變得烏煙瘴氣,而讓國家出手整頓。日前,中央網信辦重拳出擊整治“飯圈”亂象的“清朗行動”展開之后,橫行網絡世界的“飯圈”確實要變天了。

  近日,趙麗穎和王一博兩人將二度合作新劇的消息傳出,引發了雙方粉絲大規模抵制的網絡罵戰,最終,趙麗穎粉絲群及其工作室被禁言,2000多個微博賬號被處置,趙麗穎本人發文作出深刻反省??梢?,“粉絲開撕,正主買單”此后將成為常態。粉絲不能再任性地肆意妄為,而明星也應該承擔起公眾人物的責任,及時正確地引導粉絲行為。

  水可載舟,亦可覆舟,能夠和粉絲保持適當距離的明星,反倒是能夠獲得更大范圍的良好口碑,更加長遠地走下去。比如有粉絲認為楊洋的妝容不夠好看而去怪罪化妝師,楊洋通過評論回懟說,“請尊重我的合作伙伴”。當有粉絲抵制章子怡參加綜藝節目《妻子的浪漫旅行》,認為其自降格調,但章子怡并未妥協,反倒是通過節目收獲了接地氣的親切形象。胡歌粉絲為了偶像出演的電影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集資80萬,胡歌出面全數退還,并表示不希望用特殊方式“盛世假象”,“演技好不好,作品行不行,我自己負責,自己承擔”。張小斐在《你好,李煥英》爆紅之后,其粉絲開始對張小斐接拍作品指手畫腳,張小斐工作室立馬親手解散了粉絲后援會,拒絕被粉絲言論“綁架”。

  歸根結底,明星還是要通過自己的作品而不是通過粉絲的聲量來說話,好作品才是一個明星最大的底氣。

相關文章

地址:河北省邯鄲市人民路新時代商務大廈10樓 客服熱線:0310-3181999
邯鄲之窗  www.how-was.com  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在線交流

冀公網安備 13040302001161號 冀ICP備12015509號-8